IMG_3994.jpg

「別鬧了!帶老婆上吉原?」

三之輪,如下圖所示,是日比谷線的第三站。比起其他站來說,三之輪有很多角度可以介紹給大家,像是充滿懷舊風氣的三之輪商店街,或是有名的風俗區吉原,甚至是都電荒川線的三之輪站。隨便挑一個說,可能都要寫上好長一段。

而這次我直接來寫大家最有興趣的地方「吉原」,吉原是距離三之輪站約十分鐘左右的知名風俗區,最主要的類型就是情色泡泡浴

網路上有很多吉原的色情風俗消費指南,這個我個人是沒什麼興趣,我有興趣的是吉原的歷史與變遷,還有那些存在於幾十年前的遊女故事們,這篇遊記便是由這個角度出發。最後,希望您會喜歡,倘若有一天您也跟我一樣走進吉原這個地方,但願這篇文章能幫助你了解你走過的一草一木。

有一些超市跟店家我先稍微帶過,等到之後補上時,會再另外發一篇遊記。

日比谷線.jpg

日比谷各站遊記、美食與景點列表: https://junespring.pixnet.net/blog/post/79180349

說到前往三之輪的方法,大概就只有坐日比谷線過來比較方便,而要到吉原這個地方,可以坐公車,也可以步行過來。

下列是景點與美食的目錄,給沒時間看故事的人參考:

● ● ● 三之輪美食與景點● ● ●
類型 圖示或說明 食記或遊記連結
餃子

2016-04-07 11.19.42-2.jpg

下町餃子いろは
拉麵  undefined 百名店Toy Box
景點 江戸町一丁目  
景點 江戸町二丁目  
景點 角町  
景點 揚屋町  
景點 京町一丁目  
景點 京町二丁目  
景點 お歯黒どぶ遺跡  
天婦羅 2016-04-07 11.19.42-2.jpg 百年天婦羅老店
景點 吉原神社  
景點 台東病院  
購物 貴和製作所  
馬肉料理 中江  
景點 浄閑寺  
景點 見返り柳  

 

IMG_4012.jpg

「別鬧了!帶老婆上吉原聽鬼故事?」

幾天前,我坐在電腦桌前,看著窗外遠遠的晴空塔轉著燈光,看著看著不禁覺得好像銚子港的燈塔,而我是在東京迷航的旅人。

我呼了一口氣,打開Lightroom,修著在入谷拍的照片。而剛下班的太太拿了廚房的晚餐過來,看著我的電腦螢幕問:「你什麼時候要寫我跟你的吉原遊記阿?」

吉原遊記?我跟太太解釋說,寫完入谷下一站就寫吉原阿~太太搖了搖頭,她說如果照著日比谷線從北千住走下來的話,南千住下一站就是三之輪喔。

「所以呢,你是搞錯了?還是不想寫呢?」太太用一幅你一定不是搞錯而是不想寫的眼神看著我。
「這個,對不起,是我搞錯了。」
「嗯嗯,好好寫耶,雖然我有中文的閱讀障礙,不過我會認真把它看完的!」太太瞇著眼睛瞄了我一眼。

阿阿阿~前面南千住篇寫完的時候,就很爽快的跟大家直接說要寫入谷遊記了,因為我以為入谷的下一站才是三之輪阿阿阿阿~~~(如果從上野方向過去的話),可是我是從南千住走過來阿阿阿阿~

所以等入谷遊記的朋友要跟您說聲不好意思,寫完這篇三之輪之吉原遊記後,下一篇就是入谷遊記了。

那麼,為什麼我會帶老婆去吉原呢?事情是這樣的。其實,日比谷線的遊記去年都已經採訪完了,然而今年才開始一一寫出來,而第一次採訪,就是跟太太由在地嚮導帶著去吉原走了一圈。另外,裡面有些照片是今年補拍的,所以當季景色有些變動,請多多包涵。

時間回到去年。

。。。

去年年中的時候,在日比谷線上通勤的我,收集了一些各站的資料,也認識了住在各站的人,唯獨三之輪,一直都沒有人可以帶我好好走一走。而三之輪該寫什麼好呢?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若寫三之輪商店街,就僅僅是我跟太太的觀光心得,而太太覺得三之輪的醃菜臭到她沒辦法,但我個人是蠻喜歡的,不過也僅在外面能吃,如果我在家裡醃的話,可能會導致離婚或是我連醃菜一起被埋到土裡去。

那麼寫吉原呢?所以我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語言學校的同學。

「那個阿,你不是號稱吉原專家?那吉原的歷史你有知道的嗎?」我問。
「阿我只會洗泡泡浴而已,什麼歷史?話說我又集一張集點卡了說。」他說。

這傢伙完全不行。好吧,只好打給L了。L就是東京鶯谷情色從業員那篇的朋友,他在2017年結婚了,太太是韓國人。

鶯谷情色從業員的故事: https://junespring.pixnet.net/blog/post/258602902

「好久不見阿。」L說。
「真的阿,其實這次有件事情要找你幫忙。」我開門見山的直接說。
「沒問題的啦,真的很謝謝你來參加我的婚禮,還包了那麼多。」

廢話,日本婚禮起跳都包三萬日幣的,不現在凹你怎麼可以。

「那個,我想找人帶我去走吉原景點,你有認識的嗎?」我說。
「喔喔喔,我沒有在做那個了啦,不過還是有認識幾個人,你要去哪種店阿,有外國的、中國的跟日本的,小姐的話。。。」

「靠北喔,我沒有玩那個啦,我也結婚了,是歷史景點!歷史景點!」
「歷史景點喔,我好像有認識一個長輩在做在地嚮導,我等等給你他的資料。」

總之對話就在一陣調侃後結束了,L一直說反正結婚了也可以玩阿,中間還跟他老婆穿插幾句韓語。搞到我真的快抓狂了才正經跟我說,最後他介紹了一個大叔給我認識,這個大叔大概五十幾歲,是吉原的風俗從業員。但對於當在地嚮導很有興趣,不時在Google的在地嚮導聚會中帶人走吉原了解吉原歷史,本身也考了導遊的執照。

「好啦,別擔心,我會找人幫你案內一下的。」L說。

雖然他的說法沒錯啦,但不知道哪裡就是聽起來怪怪的。

他姓葛,是跟著父母來歸化的中國人,在日本待快五十多年了。本來想叫他「老葛」的,不過我有一兩個朋友也叫老葛,避免誤會,這邊叫他「老K」好了。

再來是太太這一關。其實我跟太太之間完全沒有秘密,每次要去採訪哪裡我都會先說,粉絲團也是太太跟我一起經營的。不過這次要採訪的是吉原,如果跟太太說「我要去吉原採訪歷史景點」,就有種好像去汽車旅館借廁所的感覺。

那該怎麼說呢?好吧,那我就這樣說。

「那個老婆阿,就是我要去吉原採訪歷史景點啦,有嚮導帶路,本來我幫妳報名了,不過妳應該不想去吧。」我邊洗碗邊說。
「啊?」
「妳不想去喔,妳就在家好好休息喔~」
「喔喔~吉原喔,好阿,我也很有興趣,我也要去。」
「什麼?那個很無聊的啦。」
「不管,我要去。」

當天晚上,我打電話給老K,老K的聲音聽起來很和藹,日文沒有腔調,但中文會說的就不多了。

「那個,我太太也一起去可以嗎?不好意思耶。」
「沒事沒事兒,這個很多人也是帶太太來,帶太太挺好的。」
「啊?」

總之我們約了一個週五的早上,趁著老K值完夜班後,帶我們走一圈吉原。

而我其實很感謝太太有陪我來,也因為有她,我聽到也看到更多吉原不為人知的東西。

2019-04-02 12.53.06-2.jpg

好了,這次吉原我們會照著昭和27年那時的光景來走過一圈。主要就是走江戸町一丁目、江戸町二丁目、角町、揚屋町、京町一丁目跟京町二丁目,還有齒黑溝,也就是お歯黒どぶ。如果你有比較早的地圖,你會發現吉原還有兩條巷子叫堺町跟伏見町,這兩個地名都是關西的地名喔,為什麼呢?其實當初有些關西出身的遊女,就是在這兩條巷子裡面的妓樓營業。現在為什麼不見了呢?其實是在1911年的吉原大火燒掉了。

2019-04-02 14.08.40 HDR-2.jpg

早上十點,我就跟太太在吉原對面的約好的地方「土手的伊勢屋」等老K,等著等著,有一群人走過來。

「這家土手的伊勢屋跟旁邊的馬肉鍋是文化遺產,大約140多年了,可以見證吉原的歷史,連吉原大火跟空襲都沒有燒掉。」帶頭的紅衣嚮導說。

太太拉了拉我的衣角,問我說是不是這個導遊阿。我搖搖頭,跟她說聲音聽起來不像。不過現在帶人走歷史景點的嚮導越來越多了,希望大家來日本玩時,都能找到好的嚮導。

我看著對面,有一個穿著黑西裝的黝黑中年大叔走了過來,我有一種他就是老K的直覺。

「請問你們是魚漿夫婦(其實是稱呼我的名字)嗎?」中年大叔用日文說。

這個大叔是看起來人很好的大叔,就像那種台鐵的老站長,會因為誤點很不好意思出來跟乘客道歉的那種好好站長。

IMG_4028.jpg

打過招呼後,我們彼此介紹了一下自己,老K給了我們一份土手的伊勢屋簡介,跟我們說等等導覽結束後可以帶太太來吃。

其間他也簡單介紹一下這家店的歷史,總之這家店可是看過了整個吉原的興衰,這個等最後一集我跟太太在裡面吃飯的時候再介紹。

「先說說為什麼這裡叫吉原好了。」老K說。

以前的吉原在日本橋那邊,那時有一片充滿蘆葦的平原,而蘆葦叫做「よし」,也因此就叫做「よしわら」,也就是吉原。不過後來那裡燒掉了,就移到現今的這裡來。

「那麼你猜猜,吉原以前這些店家是從那裡來的為大宗呢?」
「東京嗎?」我說。
「埼玉嗎?」太太說,看來老婆妳還真的跟琦玉有仇阿。

老K說其實都不是,最早吉原的店家都來自於靜岡的駿府城的城下,後來德川家康死去後,就移到了東京來。看來這個將軍也玩很大呢~

IMG_4006.jpg

IMG_4002.jpg

IMG_4004.jpg

跟著老K的腳步,我們來到了「見返り柳」。老K說在尋歡客離去之時,會從吉原大門走過五十間道來到這裡。而柳樹輕拂過頸後有一種纏綿時遊女頭髮拂過的感覺,也因為這種感覺,代表著叫你再來的意味。

「男人阿,最受不了這種了。」老K用日文說著。而太太瞇著眼睛瞄了我一眼,等等,老K你不是自己人嗎?

IMG_4025.jpg

接著我們往吉原大門走去。

IMG_3995.jpg

IMG_4001.jpg

這就是古時候的五十間道。

老K說以前遊女要逃跑,就是往這個方向狂奔,只要跑出去了,就有機會自由。

「那成功的人多嗎?」太太問。
「幾乎沒有遊女成功,因為這裡有個監視哨,叫做四郎兵衛番所,24小時都在監視,只要想逃幾乎都被抓住。加上會逃跑的遊女大多都受太多苦了,體力跟精神狀態都不是很好,所以大多以失敗告終。」
「那被抓住的遊女呢?」我問。
「大多都被打了一頓,不少都被打死了。唉,這些男人阿。」

太太又瞇著眼睛瞄了我一眼。

IMG_3990.jpg

老K帶我們繞進一條巷子,說那時候除了被打死的遊女之外,生病死的或到死都還沒被贖身的,就被通通丟到這個水溝裡,也就是「お歯黒どぶ」。

「水溝?哪裡有水溝?」我問。
「以前這條路就是水溝喔。」

IMG_3993.jpg

這個石頭磚,就是「お歯黒どぶ」留下來的溝沿遺跡。我想起了彰化只剩一根柱子的賴和醫院大門遺跡,也是這樣地蒼涼。

我們緩緩走出巷子,老K說那個時候有一對遊女姊妹逃亡失敗了,被抓回去打死了。兩個人就被丟到黑齒溝(お歯黒どぶ)裡,之後兩人的靈魂不斷地出現。這個故事,算是早期吉原有名的靈異故事之一。

IMG_3991.jpg

我們三人坐在公園裡,聽著老K講這個故事。

老K說那對姊妹趁著換哨的時候逃了出去,結果妹妹跌倒被抓住了,姐姐本來快要逃掉了,也聯絡好外頭接應的人了。因為捨不得妹妹,又跑回去被抓了。但兩個人身體太差了,受不了毒打就雙雙過世了。

後來她們被丟到黑齒溝去,就不時有人傳出看到她們姊妹倆的傳說。就如同古老的怪談一樣,在河岸旁的姊妹靈魂總是只有一個出現,當你遇到了,便會問你說姐姐或妹妹去哪裡了。這時候如果你回答已經死了,就會不小心跌到黑齒溝去,也變成一縷亡魂。而若你回答說已經逃走了,那鬼魂便會說「太好了」而慢慢消失。

我跟太太都不說話,看氣氛有點尷尬,老K又說,其實最可怕的是羅生門河岸的鬼,還會打你巴掌呢!

「那是什麼鬼阿~」我問。
「其實這要從吉原內的店家階級講起。」

老K正要說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只聽到老K說好的等等再去確認,又說了聲「お疲れ」,就站起來跟我們說。

「你們想去看泡泡浴風俗店的樣子嗎?不過很殘念的,攝影禁止。剛好打掃完了,現在沒人,可以開窗戶讓你們從外面看一看。不想看也沒關係,你們在公園休息一下,等等我就回來。」
「好,那我們等你好了。」我說。
「那個,我想去看呢!」太太說。
「阿?!」

於是我們跟著老K,走進了吉原的一條巷子內。而為什麼太太想看的原因,其實後來我也能理解了。

IMG_3992.jpg

「號稱羅生門河岸的鬼之遊女,可是比真的鬼還可怕的!」

我們離開公園,從角海老本店經過,我看著巷子裡面的看板,上面寫著「コンパニオン募集」。我看不太懂這個字的意思,就轉過去問老婆。

「コンパニオン阿,你不知道嗎?」太太瞇著眼睛瞄了我一眼。
「那是什麼阿,我怎麼會知道阿。」

老K笑著說這個並不是很多人知道,像字面上看起來好像是接待小姐,其實徵的就是泡泡浴女郎,我聽老K說完後,看到太太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阿。」
「不過角海老這家店算是吉原的泡泡浴大手,我簡單說一下這家店好了,首先,這家店在關東地區有不少連鎖店。」
「是喔,我怎麼都沒看過?」
「你沒看過?」太太說。
「是阿,最好是我會去注意這種東西啦,啊哈哈。」
「最好你沒看過,之前我們帶爸媽去池袋吃一蘭阿,一蘭對面就是一家角海老,爸爸還問你那是什麼店,你說應該是吃海老料理的海產店咧。」太太瞇著眼睛瞄了我一眼。
「是喔,我說是海產店喔,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老K揮了揮手說著我們這對夫妻真的很逗,便繼續說角海老的歷史。其實幾十年前的吉原真的有一家遊女屋(妓樓)叫做角海老,在靠近吉原的末端,而角海老樓的位置則是當初最大的遊女屋,大文字樓的位置。當然現在的角海老跟當時的遊女屋已經沒有關係了,而現在的角海老除了經營泡泡浴之外,還兼職經營拳擊場跟寶石販售中心。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老K說。

老K還說,這家角海老曾經在側門開了一間角海老配送中心,其實根本沒有東西要配送,只是偽裝成無料案內所而已。後來被抓到,這家角海老配送中心就沒有再開過了。

「照理說性質應該沒錯喔。」我說。
「そうですね。(好像是喔。)」老K說。

我看我老婆眼睛瞇著都快睜不開了。

IMG_3994.jpg

我們走過吉原大門,往吉原的深處走去。

「那麼,我就來說說什麼是羅生門河岸之鬼。」老K說。

在這之前,我們在複習一下吉原的地圖。

2019-04-02 12.53.06-2.jpg

大家有沒有看到,お歯黒どぶ也就是齒黑溝,是把整個吉原圍繞起來的大水溝,有點像是護城河一樣。而靠近揚屋町的那一側叫做淨念河岸,而靠近角町的那一側就叫做羅生門河岸。

而在遊女中的高級遊女叫做花魁,仲介花魁的場所就是揚屋。而在早期的吉原,江戶一跟揚屋町的店家,是屬於吉原中級到最高級的店家。

IMG_3996.jpg

我們沿著仲之町道繼續往裡面走,老K又繼續介紹了吉原的整個區域。

老K說之前有說吉原的店家大宗是從靜岡的駿府城過來的,這些店家當時就在江戶二的附近。而京一跟京二就是比較普通的遊女屋,而最下級的遊女屋,就是在淨念河岸跟羅生門河岸。

「靠近羅生門河岸的京二通那邊的遊女屋,就是最下級的遊女屋,也就是局女郎跟端女郎。」

後來我上網去找,我才發現遊女有這樣的階級之分。

階級如由上到下如下:

太夫
格子女郎
散茶女郎
梅茶女郎
呼出し
昼三
附廻し
部屋持
座席持
河岸女郎
局女郎
端女郎

IMG_4018.jpg

IMG_4017.jpg

老K說那個時候是這樣的,那時候染病或衰老的遊女若是還沒有人贖身,而加上那時候染病的大多沒辦法治好。就一直被往下丟到下級的遊女屋,最後就變成在羅生門拉客的端女郎或局女郎。而由於這些下級遊女缺錢,沒拉到客幾乎就沒飯吃了,所以拉客的方式都很暴力,有時候男客人拒絕時,這些男客人常常會被甩巴掌或用腳踹, 。加上這些遊女由於年老或生病而面容憔悴,看起來就跟鬼一樣,所以被叫做羅生門河岸之鬼。

「唉,男人阿。」

太太瞇著眼睛瞄了我一眼。

IMG_4009.jpg

現在吉原裡面的婦產科醫院不少,我想情況應該比幾時年前好上許多。對了,羅生門河岸現在叫做「花園通」,有機會來的朋友可以來走走,據說現在那邊都已經是高級店家了。不過聽說吉原最便宜的店也藏在這裡,就請大家去研究看看了。

老K說到,其實以前的遊女跟現在的泡泡浴女郎不同,像是高級遊女則是要見面三次之後才有辦法過夜,而且客人不能隨便換人,是有忠誠度在的。

另外,這邊要廣告一下,4月13日在淺草有花魁道中的活動,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IMG_3997.jpg

往這個小巷子裡走去就是老K的店家。

IMG_3998.jpg

途中遇到有幾位小姐姐跟老K打招呼,老K也簡單跟她們聊了幾句。

IMG_4019.jpg

老K的店就在這條巷子裡面,店不大,但感覺很氣派。

老K跟我們說了聲不好意思,就走進店內了。有兩個穿著像是旗袍的阿姨拿著水桶退了出來,而我跟太太就站在店外有點尷尬。

「那個。」阿姨說。
「不好意思,我們是來參觀的說。」太太說。
「喔喔,你們是社長的朋友嗎?」
「社長?!我們不知道耶,只是他負責(ガイド)帶我們走吉原。」太太說。

另一個阿姨拍了拍這個阿姨的肩膀說:「妳看妳又多嘴,人家社長就是不要太張揚,妳又說漏嘴了喔。」我跟太太只好在那邊陪笑。

「不要說是我說出去的耶。」阿姨說。

我跟太太尷尬地點了點頭。

「不過阿,你們等等可以去前面那幾個巷子看看,有一些昭和時代留下來的老房子喔。」另一個阿姨說。

老K走了出來跟兩位阿姨說辛苦了,可以直接回去了。兩位阿姨鞠了個躬,說失禮了,便從另一個門進去了。老K打開大廳的門讓我們從外面看,接待大廳蠻氣派的,就像卡拉OK的房間一樣,桌上都是有照片的名冊。而旁邊有小小的透明冰箱,賣著各式各樣的精力劑,有什麼叫做「勃鬼」或「天狗猛交倫」的精力劑,只能說日本人取名真的很強。

而老K帶我們到後門那邊,開了窗戶給我們看洗泡泡浴的場所。裡面其實空間蠻大的,一個大房間用門簾分開,一邊是有著氣墊的浴室,另一邊則是有床跟小桌子,就跟一個小套房一樣,只是多了很多裝潤滑液的罐子。

而老K看了看時間,便說再帶你們去吉原神社,大概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IMG_4016.jpg

路上老K又遇到了另一位小姐姐,老K問了她的小孩最近好嗎?小姐姐說今天放假,等等要去帶小朋友出去玩。

IMG_4022.jpg

「你知道現在吉原的小姐,大多都從哪裡來的嗎?」老K問。
「學生嗎?」太太說,而我搖搖頭說不知道。

老K帶我們到江戶二通的前面,指著江戶二通的深處說:「吉原有一部份的泡泡浴女郎,大多都是受到家暴的女子們。」他又接著說,在江戶二通的後面,有很多女性專用的旅館跟公寓,都可以帶小孩來住的。很多受到家暴的女性,都帶著小孩來這邊躲避丈夫,而賺錢的最快方法,就是來當泡泡浴女郎。

「其實現在的吉原,有一部份已經變成了受家暴女性的避難所。」老K說。
「男人阿。」我說。

太太瞇著眼睛瞄了我一眼。

IMG_4020.jpg

往深處走去,你會發現越來越多女性專用的租屋或旅館。

IMG_3999.jpg

老K又說,其實吉原並沒有太多像新宿或歌舞伎町這樣明顯的無料案內所。如同早期的吉原遊郭一樣,案內所是比較內斂低調並經過偽裝的。

老K指了指幾家位於十字路口的喫茶店,說這幾家都是案內所。無料在吉原這個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向客人收取仲介費的話,就是向店家收取。不過網路上的吉原風俗指南十分齊全,很多人都是先做好功課才來的,也因為網路的發達,喫茶店有點門可羅雀,不時可以看到空空的喫茶店向著路過的男士詢問要不要案內一下。

IMG_4000.jpg

IMG_4023.jpg

太太向老K詢問昭和時期的老房子在哪裡呢?老K說等等剛好可以繞路經過,便帶我們走向另一個小巷裡面。由於太太小時候住京都,後來又去台北住過陽明山的老房子,對於那種老到不行的舊房子,有時候興趣比我還濃厚。

「奧樣,說到昭和時期,您知道赤線地帶嗎?這幾家老房子就是當初的赤線地帶。」老K說。

太太聽了之後搖了搖頭,老K就慢慢解釋。

老K說道,一般來說的話,赤線地帶是指1958年前的政府公認風俗情色區域。而1958年日本政府頒佈了「賣春防制法」,這些赤線地帶大多都被廢止了。那麼為什麼會稱為赤線地帶呢?其實在1958年前的1946年,日本戰敗後,美國的GHQ進駐日本,如同「天皇的御廚」裡面說的一樣。由於那時候GHO想要將民主改革導入日本,就提起了「公娼廢止法」,這些區域就被稱為赤線地帶。

「那時候這些地方在地圖上就是被劃入紅線裡面,後來1958年之後,這些店直接被廢止了,有些店家仍保持著原貌。」

就像上面跟下面的照片一樣。

這裡的位置位於江戸町二丁目通裡面的「伏見通り」一帶,算是有點陰暗的街巷,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走走看。這裡保存了幾乎沒有變過的戰後建築,昭和風華一覽無遺。

IMG_4024.jpg

IMG_4008.jpg

IMG_4010.jpg

往吉原神社走過去,你會發現已經幾乎沒什麼風俗店了,大部分就是如下圖的高層公寓,儼然已經像一個中規中矩的住宅區了。

IMG_4014.jpg

IMG_4011.jpg

老K對著吉原神社參拜了一下,說吉原這個地方也真的是多災多難。在340年的歷史中,就經過了吉原大火、関東大震災跟東京大空襲等等大小災難。而這些災難,也逐一在吉原留下了不少的傷疤。

原來的吉原神社是在見返之柳的那一側,在東京大地震移到了現在地的附近,而在東京大空襲的時候又燒掉一次,最後就在現在這個地方重蓋起來。

「而吉原的很多地方,都是時代悲劇的所在。」老K說。

IMG_4012.jpg

若您對吉原的歷史有興趣的話,可以買一份2500円的吉原今昔圖,裡面有不少可以參考的資料。

像是神社附近的台東病院,早期就是給當地窮困的母子看病的吉原病院,至今老一輩的居民依舊稱之為台東病院。

而最慘烈的就是附近的弁天池,由於1923年關東大震災的關係,死去的遊女就有490人。而這些死去的遊女們,就有大部分是跌落弁天池裡溺死的。在神社內有當時十分慘烈的照片,雖然是黑白的,但是看了之後還是很震撼。這裡我就不放上來,大家若想看的話,就請上網找或自己來吉原走一趟。

「現在只在神社內有建一個小池供人憑弔,但其實原來的池子被埋起來了,地點就是吉原的NTT吉原ビル。」

IMG_4015.jpg

我們三人走出神社,老K說時間不早了,勸我們該去排隊吃天丼了。而我們也跟老K說聲謝謝,把台灣帶來的伴手禮送給他。

「對了,若你們從三之輪站來的話,回去的時候可以去附近的浄閑寺看看,從以前到現在死去的吉原遊女都葬在那裡,據說那裡有紀錄的,平均只有21.7歲呢。」

IMG_4021.jpg

我們告別了老K,慢慢走出了吉原。那些過去的歷史,似乎離在旅行的我們好遠好遠。然而我們不就踏在發生這些事的土地上嗎?雖然早已沒有遊女這樣的職業了,但吉原仍是東京都內少數聚集許多風俗色情行業的區域之一,時代在變,我想我們能做的,就是把這些故事流傳下去。

十一點出頭的時候,我和太太來土手的伊勢屋排隊。雖然店還沒開,但已經有一些人在排隊了。很有趣的,土手的伊勢屋依舊有不少年輕人來排,像排在我們前面的,就是穿著大衣的兩個日本女生,濃濃的香水味讓我的鼻子有點發癢。不過好在由於還沒開店就來等了,沒有排太久就進去店內,不然我可能要連打好幾個噴嚏了。

IMG_4037.jpg

進到店裡後,古老的日本杉香氣與從廚房傳來的陣陣油煙讓我心情放鬆不少。這些年來,最能讓我放鬆的就是那些各式各樣的食物氣味。那些從未聞過的食物氣味讓人為之一振,而那些在回憶中的食物氣味讓人沉澱心情。

我跟太太坐了下來,我盯著前方的窗台,遙想幾十年前,在這邊吃飯的客人們,會不會在深夜時,聽到有東西丟到齒黑溝的落水聲呢?還是那些羅生門河岸之鬼在岸邊打罵男客人的聲音,或是門衛追著遊女跑的叫喊聲呢?

那些聲音或許都還在,只是滲入了這裡的一瓦一木,等著我們來感受也說不定。

「欸欸,你在看哪裡阿?」太太推了推我。
「沒有阿,我就看那個窗戶阿。」
「你是不是盯著對面兩個女生看。」
「哪有阿~」

在土手的伊勢屋吃過飯的朋友應該知道,裡面的位置不多,所以很常併桌,往往會跟其他客人坐在一起。而不知道什麼時候,剛剛在前面的兩個日本女生,坐到我跟太太的對面來了。

我瞥了一下那兩個日本女生,她們對我們微笑了一下,然後兩個人不知道在小聲的摀著嘴竊竊私語什麼。

「都你,叫你沒事不要亂瞄。」太太說。
「不是阿,我又沒有看她們。」
「最好是,不然人家怎麼老是看這邊,你一定有做什麼奇怪的表情。」

我跟太太用極微小的聲音互相吐嘈,總之她覺得我有偷瞄對方,而我則是莫名其妙前面兩個日本女生到底在竊竊私語什麼。

2019-04-01 13.44.48-2.jpg

「那個,對不起(ごめんね),您的耳環去哪裡買的呢?因為沒有看過,所以想問一下呢。」坐在太太對面的日本女生說話了。
「你看,我就說不是我,人家看的是妳阿!」我小聲的說。
「啊啊,這個阿,是我自己做的。」太太完全忽視我的存在。

總之這三個女生就這樣聊了起來,太太跟她們說可以去淺草橋的貴和製作所買材料,或是Parts Club也有不少材料。太太也拿起了手機,給她們看最近做的作品,還有一些作法等等,總之就好像一個打電玩打到卡關的人,遇到其他也卡關在一樣地方的伙伴那麼開心。而那時太太的作品大概就是如上面所述,這些都是她自己手做的。

「好了好了,天丼來囉。」
「別吵,再讓我說一下。」

IMG_4043.jpg

總之,我就自己先開吃了,而太太則是彼此加了IG的好友後,才意猶未盡的吃起天丼來。

「妳們也是來旅行的嗎?」太太問。
「我們在附近工作的,做的是夜職。」另一個日本女生說。
「很辛苦捏,我同學也是做夜職的,感覺不輕鬆呢。」
「是阿。太太,您這個耳環怎麼做的,這個珍珠好漂亮阿。」坐太太對面的日本女生滑到了太太的IG,指著照片問她。

「我跟妳說喔,這個珍珠不是真的,是用線織出來的,妳要先把這個黏上去,這個不難,就這樣這樣做。」

我突然想幫她們三個女生拍一張美麗的合照,不過我想拍照應該沒問題,但事後我應該會被太太埋到土手裡面,自從陪我一起去拍照的好朋友回台後,好像很久很久都沒有拍到像下圖這樣的美好合照了。

undefined

IMG_4039.jpg

本來天有點陰陰的吉原,不知何時,陽光也灑進店裡了。

離去時,我們向對面的日本女生道別,往著三隻輪的方向走去。途中我們繞去了「浄閑寺」看了一下,據說這裡埋了快500具遊女的遺骨,太太覺得不太舒服,就沒有進去了。而我也不太趕拍照,怕發生跟南千住一樣的事,看了一個石碑後就快快出來了。

那個石碑上面寫著「生まれては苦界し、死しては浄閑寺」,我想那個時代的遊女,或許在這裡是最好的解脫吧。

另外,這裡也是很有名的心靈景點,據說有些人來這裡會不由自主的流淚呢。

在電車上我問太太:「妳說妳同學是做夜職的,是誰阿,我認識嗎?」太太看著我說:「你認識阿,只是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怕你會用不同的眼光看她。」

「不會啦,所以是誰呢?」我說。
「是理香。」

不說還好,說了還真的嚇了我一跳。理香是太太在專門學校的同學,她們兩個不同科,太太是作曲科,理香是表演科,而她們在合宿跟校外教學時認識的。她們兩個差了快十歲有,能成為好朋友也是很令人吃驚,不過太太一直在學校有點像大姊的樣子,會找她傾訴的女生也不止理香一個。太太曾經幫理香寫歌,而理香是我見過最漂亮的日本女生,據學校說她曾經參加知名偶像團體的選拔,差一點點就入選了,原因好像是長得太漂亮了,會搶走其他人的風采。

太太跟我說理香在唸書時就為了學費去酒店打過工,後來好像也有做過高級的泡泡浴,後來被包養,不過現在可是一間六本木俱樂部的老闆娘呢~

前些日子,太太剛畢業的時候,理香還蠻常跑來我家玩兔子的,後來就比較少來,頂多就在外面跟太太一起逛街。我想道路不同,總是會越走越遠的。

「其實這次想來吉原看看,主要也是想多了解這個小女生以前到底多辛苦呢~」太太說。
「原來如此。」

「不過不管做什麼工作,但大家都是女孩子,你知道有什麼是相同的嗎?」
「什麼?」
「就是愛漂亮阿~過幾天做幾個耳環寄給理香好了。」

我想那些光鮮亮麗的東京人們,或許多少有些不足以向外人道的過往吧。

關於理香,我們到六本木再說吧。

下一篇 入谷的金美館老街與同名地區的抗議活動

 

魚漿夫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