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575.jpg

「如同化妝是女生的魔法,夜晚也是北千住的魔法。」

北千住,如下圖所示,是日比谷線的第一站。為什麼會先寫日比谷線呢?因為這幾年來一直在日比谷線上討生活的我,終於在每個站找到了能為我帶路的人們。這些人各式各樣都有,有女大生、日本人妻、公司的前輩、喝酒認識的同志或抗議奧姆真理教的大叔等等,我們都在彼此的生命中短暫交集,然後又互不相干。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這些記錄下來,分享給大家。而起點,就用日比谷的第一站北千住,這樣不是很好嗎?

日比谷線.jpg

說到前往北千住的方法,其實你不一定要坐日比谷線才能到北千住,從上圖看來,你可以搭JR常磐線或千代田線等等其他線都能到北千住。

下列是景點與美食的目錄,給沒時間看故事的人參考:

● ● ● 北千住美食與景點● ● ●
類型 圖示或說明 食記或遊記連結
湯葉

undefined

日本第二名湯葉  宇豆基野
景點 橫山家住宅  
串炸

undefined

日本第一名的串炸
景點 尾崎ハウス  
景點 白銀之街  
景點 黃金之街  
吃到飽

undefined

便宜的吃到飽
豬排飯

undefined

會津風醬汁豬排飯
甜點

undefined

鬆餅茶香
咖哩飯

undefined

富士山咖哩飯
拉麵

undefined

德島壽喜燒風拉麵豬太
拉麵

undefined

最棒的味噌拉麵 みそ味専門 マタドール
甜點

undefined

Doremi甜點Outlet
拉麵

undefined

北千住第一名的拉麵店

。。。那麼故事就開始了。。。

2017年後阿偉跟麻奈結婚後,輾轉換了幾個工作,最後在跟niconico有官方合作關係的公司待了下來,就在神谷町那邊。而魚漿太太則在2018年跳槽到了外商公司工作,就在東京鐵塔的附近。而神谷町距離大門僅有一站之遙,走路大概是一首半米津玄師Flamingo的時間。

也因為如此,在2018年的年初到現在,我跟太太還有阿偉三個人常常聚在一起吃晚餐,大多的情況都是我去接我太太,接著我們約在鐵塔附近的餐廳吃飯。吃完飯後阿偉常常還要再加班,我們三個常常沒聊到幾句,阿偉便匆匆吃完就走了。而在四月初的左右,由於太太的公司有人結婚,臨時辦了場飲み会,先約好的飯局就是我跟阿偉一起吃飯。

其實我很喜歡跟阿偉吃飯,因為可以聊聊以前的糗事。而太太一起吃的話她會跟阿偉聊起最近東京女子的種種行為,雖然也是很有趣,不過在這兩個人之間我就沒什麼能插嘴的餘地了。

那天不知怎麼了,我先問了阿偉最近都在忙什麼,阿偉只說他下班後就是幫女兒洗澡,然後跟麻奈說說話,放假時全家一起出去玩的平和生活。阿偉反問我最近在做什麼呢?我說起了最近的工作情況,還有想寫日比谷線遊記,我說到了從八丁堀之後的採訪都差不多了,倒是從北千住開始我就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北千住阿?」
「是阿。」
「對了,你還記得千夏(ちなつ)嗎?」
「好耳熟,怎麼了?」
「她現在是東京電機大學的學生,就住在北千住,明年會變我的後輩,阿時間不早了,我先加班去,你幫我付一下耶。」
「等。。等一下。」

IMG_7143.jpg

時間拉回2014年的冬天,我跟阿偉一起接觸Cosplay,這幾張都是我第一次參加拍的照片。

由於我那時候只有一台破單眼,阿偉更扯,只拿著一台更破的手機,有時候拍照的還會沒電。因此我們就專找小眾或新手常出現的Cosplay活動參加。這些活動往往都不需要入場費,而出角的人不少都是新手,有的是來玩的,有的是來交朋友的。而我跟阿偉擠不進去熱門又漂亮的Coser排隊行列,大多都在階梯或比較不好的位置拍一些比較沒名氣的Coser。每次拍完我們都會問說有沒有twitter可以把照片傳給妳們,但更多時候我們拿到的是Line跟電話號碼。

而千夏這個名字,我隱隱約約記得是這個時期認識的。

IMG_7156.jpg

IMG_7163.jpg

是這兩個人其中之一嗎?好像不是,但其實比較沒名氣的Coser都很熱情,擺的姿勢雖然比較生硬,但由於阿偉的翻譯?!和我的不專業攝影,那時候真的是聊得很愉快。

IMG_7181.jpg

是這兩個其中之一嗎?我想應該是,我記得千夏有一副看起來很聰明的眼睛,不高,是細細瘦瘦的一個女孩子。不知道你有沒有點進來看,其實千夏就是左邊的那個女孩。

IMG_7234.jpg

我明明叫阿偉跟她翻譯說看向我背後的遠方,就不知道為什麼變成看向天空了。總之參加了幾次之後,阿偉一直跟我抱怨說都拍不到漂亮的日本女生,我個人是不在意啦,因為有人願意讓我練習攝影技巧已經謝天謝地了。但後來這些Coser不少跟我們都成了好朋友,我們幾乎都有再約出來街拍,我也很認真的修圖放到她們的Twitter上面,而阿偉也很努力的幫忙翻譯。

有些紅了,就沒有再見過面,如同擺渡人將船開到對岸後,那些人下了岸就沒再回來,而千夏似乎就是很常坐我們船的人,下了岸又上岸,沒有紅也不想紅,只想偶而出來拍拍照的朋友。

IMG_9441.jpg

前面的照片是我當初跟阿偉第一次參加Cosplay活動的照片,那時候的技術真的不好,後面的照片就有明顯的改變,有機會就放上來。

當然我跟阿偉也一點一滴在進步,後來我們都拍到不錯等級的Coser,也有一陣子穿梭在電玩展、Niconico跟comiket之間。但拍了一年多,還是覺得攝影除了照片之外,跟Coser之間的交流是我比較喜歡的,那時候我的日文還真的進步不少。

而Cosplay界層出不窮的欺騙與性侵事件也讓我們常常捏出一把冷汗,畢竟我跟阿偉看著一些Coser從沒沒無名到紅極一時,從只要約出來請杯咖啡她就帶的大包小包讓你拍,到已經變成預約不到的官方Coser,這些其中的陰暗跟辛酸我想是說不完的。

於是我開始寫食記後就不再經營Twitter,拍食物似乎是相對輕鬆的一個興趣。而阿偉因為工作的關係,頭銜變成半官方性質,不能跟我這樣到處玩票性質的去拍,從2016年後,我們就再也沒有拍過Cosplay了。

不過這次北千住之旅,阿偉還是幫我約到了千夏,剛好她的內定已經確定在阿偉的公司了,壓力也輕鬆許多。而阿偉趁著麻奈帶小孩回娘家陪我過來,也約了他的後輩千夏過來為我們導覽北千住。

「先說好,千夏跟一般日本女生不太一樣。」阿偉說。
「怎麼說呢?」
「就是她。。。」

「Yo~~~~~」我聽到一個女生大聲叫著跑來,我轉過去一看是個穿運動外套跟棉褲的短髮女生蹦蹦跳跳過來。

「好久不見阿~」千夏對我說著,沒什麼化妝的她,臉小小的,眼睛大大的,臉上的雀斑很引人注意。
「阿,好久不見阿。」我懷疑的說著,但說真的每次Coser沒有化妝我都不知道是誰,但我有看過Coser沒化妝的樣子嗎?我很懷疑。

「北千住是一個不用化妝的舒服下町喔,雜誌說的。」千夏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又接著說:「不過你好像忘記我了,難過阿~」說完還扁了扁嘴。

阿偉趕緊出來打了圓場,問說要先逛哪裡呢?千夏指了指東口的方向,先逛那邊好了,那裡最無聊了。

IMG_3546.jpg

我試著問千夏說北千住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千夏乾脆的說了是魔法跟尿臭之街,她說魔法等等可以帶我們去看,但尿臭就免了。我問她說從車站下來的電梯有「豬太」跟「みそ味専門 マタドール」這兩家店好吃嗎?她說「豬太」很適合冬天吃,「みそ味専門 マタドール」則是她最喜歡的牛骨味噌拉麵。

IMG_3547.jpg

「這是白銀之街喔!不過時間還沒到。」千夏說,不解的我跟阿偉問她,但她沒說什麼,就說晚點再帶我們來看。於是我們到了東口,千夏跟我們解釋說,其實北千住除了是松尾芭蕉走奧之細道經過之外,還有不少名人也在這裡居住,像是有名的豬隊友森鷗外也住過這裡。就歷史來說,北千住是一個很好研究的地方,美食的話,早期還有所謂的千住蔥,這些都是她在這裡唸大學時,修過的課講的。

IMG_3548.jpg

IMG_3549.jpg

我們在北千住的Domremy買了幾個布丁,雖然上野的Domremy我也逛過,但北千住的我覺得比較單純就只賣甜點,客人也比較少。

IMG_3550.jpg

聽千夏講,這家店已經開了一百多年了,從清朝開到現在,就連東京大空襲時,店被炸了但裡面那一鍋滷牛肉還是被老闆救了出來。

IMG_3554.jpg

我們坐在公園裡面吃甜點,我看著那個躲在石頭後的裸體男孩發呆,就是左邊那個。而千夏則不斷前後晃動穿著帆布鞋的雙腳,給人一種有點過動的感覺。

「我們去看尾崎House吧!」千夏跳了起來說。
「尾崎House?

「尾崎豊阿,你不知道喔!」

千夏說完,擺起像是Coco夜總會的彈吉他姿勢,唱起了「Oh! My little girl.」。

「等等,他死的時候妳還沒出生吧。」阿偉說。
「音樂是沒有時代的!(這裡千夏用Gap這個字。)」

就拉著我們兩個往前走。

IMG_3551.jpg

IMG_3553.jpg

我們走過了每日通商店街,算是北千住的路地裏,途中也經過了茶香跟一本堂,不過千夏好像沒什麼興趣。

「這個女孩好像怪怪的?」我小聲的跟阿偉說。
「唉阿,這個有空跟你說,她可厲害的呢!」

IMG_3555.jpg

IMG_3556.jpg

IMG_3557.jpg

我看到橫山家住宅,就問千夏這老房子有什麼歷史。

「阿就老房子,據說是江戶時代的房子,沒興趣啦,來!這個比較好玩!」千夏指著對面的店家。

IMG_3558.jpg

店家的老奶奶好像跟千夏很熟一樣,兩個人馬上聊了起來,從櫃子裡拿出三串糰子出來。

「來來來,我請客。」千夏說。

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坐在店前面的板凳吃了起來,千夏也幫我們倒了杯茶。

「千夏哪裡出身的阿?」我問。
「琦玉阿,吉川那裡,阿,無聊到不行的鬼地方。」
「好吃好吃。」阿偉說。
「我就說嘛。」千夏說完重重拍了阿偉的背。

IMG_3559.jpg

不過說真的,還真的挺好吃的,據說很快就賣完了,大家要吃的話還是要早一點。

IMG_3560.jpg

IMG_3561.jpg

IMG_3562.jpg

我看到了這家店,發現這30円串燒,馬上就問千夏這好吃嗎?

「30円の味。」千夏說。

阿偉則是在旁邊偷笑。

IMG_3563.jpg

IMG_3565.jpg

走到一半,千夏又蹦蹦跳跳的跑到這個廣場,對我們說她在週六晚上會在這裡唱歌。

「那妳準備好了沒阿?」阿偉問。
「大丈夫喔!」
「什麼什麼?你們再說什麼。」
「晚點跟你說啦!」阿偉揮揮手說。

IMG_3572.jpg

IMG_3566.jpg

我們走離北千住的繁華街道,走到了比較安靜的住宅區。

千夏指著這家店說:「我在這裡打工喔,我家就住這邊,之前呢,我就在對面打工。」

IMG_3567.jpg

我看了看對面,是一家外送Pizza店。

「沒辦法,吃Pizza都胖了。」

IMG_3568.jpg

「有時候阿,我就來這裡買一份厚燒玉子配飯吃呢!」千夏說。
「可是你不是有打工嗎?」我問。
「可是我要買Cos服、吉他、錄音裝備跟付學費,沒錢的捏~」

看來日本的大學生也有辛苦的一面阿。

IMG_3569.jpg

千夏指著前面說:「這裡就是尾崎House啦,尾崎豊26歲的時候死在這裡,每次我練吉他有點悶的時候都會來這裡抽煙呢!」我看了看前面,只是一條走道,還有一對感情看起來很好的老夫妻慢慢走著。

「不過他死掉的地方已經拆掉了,這邊大概就只剩下意義的象徵了。」千夏邊走邊說,嘴裡唸著:「尾崎先生?尾崎先生?」

我一臉驚恐地看著阿偉說:「難道她會通靈?」阿偉笑著指著樹叢旁,我有點毛毛的慢慢走過去。

IMG_3570.jpg

「尾崎先生今天也是很有元氣呢!」千夏說著蹲下來摸著貓,貓舒服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靠北喔,嚇死我了。

IMG_3571.jpg

「阿,什麼天快黑了,你們等我一下,我晚上還要聯誼,我要去換個衣服。」千夏說完就快步跑回家了。

我跟阿偉就在剛剛那家賣蛋的物流中心等她,我看著一大盒一大盒的蛋被推出來,送上電梯,想著如果我踩上去,是不是不會破呢?

「她不像日本女孩吧!」阿偉不知道哪裡拿了飲料過來,我接著喝了一口,並點點頭。

「千夏一直都不是很紅的Coser,拍她的人不多,找她拍的人也不多,雖然是很可愛啦,但有時候她的步調大家跟不太上。」阿偉說。
「好像是呢!」我思索著以往拍照的回憶,好像有一個小小的女生,在池袋拍照的時候穿著Cos的高校制服蹦蹦跳跳的,很多時候走光還要阿偉提醒,然後大口大口喝著咖啡牛奶。

「不過她是天才少女喔。」阿偉說。

阿偉說他的Twitter還有在用,不過就沒有再發跟Cos有關的消息了,而去年他在Twitter上面發公司徵程式設計師的消息,千夏就跑來應徵了。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她主修電腦相關的,來這邊實習的時候,花了半年的時間把我們轉檔的程式整個重寫一遍,速度快了很多。」
「是喔!」
「更扯的是,她面試的時候說什麼你知道嗎?」
「說什麼?」
「說她一週只想來三天。」
「什麼?這樣也行?」
「我老闆看到她的實力,跟我討論了一下就答應了,反正科技這麼發達,又不用每天來上班。」

「那你呢?」
「當然天天到還要加班阿。」

我跟阿偉都笑了起來,看來日本的文化還是慢慢在改變阿。

「好了!久等了!」千夏蹦蹦跳跳下樓來。
「都天黑了耶!」我說,前面的女生好像變了人一般,原本是雀斑的部分塗上了亮眼的腮紅,而眼睛因為睫毛又大了一些,翹翹的嘴唇則是映著路燈的光。穿著狐狸色毛外套的千夏配著黑色的短裙,沒穿絲襪的細瘦小腿踩著粗根的高跟鞋喀啦喀啦的發出聲音。
「阿阿阿,趕快帶你們去看晚上的街景。」說完後千夏就拉著我們兩個往北千住的繁華街道跑。

 

IMG_3575.jpg

「很美吧~另一邊可是不一樣的風景喔。」千夏說。

我想這照片不能拍出當初氣氛的十分之一,若你要來感受一下,我很建議你親自來體驗看看。而最讓我有感觸的,就是千夏在上面蹦蹦跳跳的樣子,有一種看著自己女兒長大了的感覺。

IMG_3581.jpg

IMG_3582.jpg

IMG_3583.jpg

另一側則是完全不一樣的燈光,白銀色的燈光灑下來後感覺又更冷了一些。

相片 2019-3-1 下午6 10 04-2.jpg

我們跟著千夏一起到了車站,想起她在街上跑來跑去的光影,好像能想起在池袋時,那個精力過剩的暴走型Coser,每次都要追在她後面拍,而阿偉拿著她的行李在後面跑。

「我跟阿偉要出角囉!」千夏說。
「出角?!什麼鬼?」
「哈哈,對阿,我跟千夏要出角了。」阿偉有點尷尬的說,拿出手機來。

手機裡面是千夏扮成無敵破壞王中的雲妮露·凡史威茲,而另一張照則是阿偉扮成破壞王。

「你看像不像?」千夏扮起了雲妮露手放口袋的姿勢對我說。
「嘿!還真的有點像呢!等等我拍張照!」
「阿來不及來不及了,再不出發就來不及趕上聯誼了。」千夏說完就跑了,而我拍到的就是上面她的背影。

阿偉說可能會在夏天的Comiket出角,如果更順利的話,這次的Niconico超會議就會出角了。

「不過你扮有點噁心耶。」
「Gan!」
「不過我餓了,吃什麼好呢?」
「阿呀~千夏說這裡有一家最高分的拉麵店。」
「走阿!」

IMG_1678.jpg

「你確定這是拉麵店?」我問,我跟阿偉走到一條超偏僻的大馬路上,旁邊沒什麼店,只有一個小窗戶亮著。
「對阿,千夏說叫做こばやし。」
「靠北,哪裡有寫阿?!」

IMG_1670.jpg

我走近一看,阿偉在我的背後一直推我。

「阿咧,你馬來西亞人膽子怎麼這麼小啦!」
「你去啦你去啦,你去問問啦。」

2018-11-24 18.18.13-2.jpg

沒想到看起來很性格的老闆意外的親切,這一碗也是我很喜歡的拉麵,雖然是沾麵,但是風味完全不甜,甚至有點沙茶的味道。

「我說阿。」我說。
「嗯。」
「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在池袋宿舍的時候,騙我說東西掉下去要我陪你去找,結果我們下去的時候被發酒瘋的應召小姐纏上的那件事。」
「啊哈哈,因為有怪聲很恐怖阿。」
「你還真是沒變耶你。」

離去時,我們走在北千住的暗巷中,暗巷兩側不時有著人隨地小便,一陣陣不愉快的氣味傳了過來。

我想我大概知道什麼是尿臭之街了。

。。。

北千住距離我家要騎上一個小時的腳踏車,我拿了一隻藍芽耳機,在手機打開了尾崎豊的「Oh My Little Girl」,但是是女生翻唱的。

所以尾崎豊你在天上找到你的Little   Gril了嗎?這世界有依照你想的正在改變中嗎?那麼早就死去的你,是對這個世界失望了嗎?

我常在想,或許世界是個齒輪,可能要推上好幾圈才能改變些什麼,不過我們每個人唯一能做的,或許就只能推動一個小小的刻度而已,你已經推很多了。安息吧,尾崎豊。

。。。

回到家時,太太已經在家裡聽著音樂了,看到我打開門就說了聲「你回來了。」我跟她說了在北千住的採訪行程,她若有所思的想一想,說在神戶的表妹之前嫁到了東京,我點點頭說婚禮我們都有去阿。太太又說了不是這個,而是好像最近因為懷孕搬到了南千住呢!

「那麼找一天約她出來吃飯吧,你不是想去南千住走走嗎?」太太說。
「好阿。」
「不過表妹說南千住很恐怖喔,有鬼又有貧民窟喔!你可別嚇到了。」

 

魚漿夫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