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19112043.jpg
第三章 與小鬼比賽

謝謝大家在前兩篇給我的意見,都很寶貴。
其實我在描述自己充滿感觸的童年時光時,
是很興奮的。彷彿可以看到那時候的光景,
聞到那時候的氣味。那時的我,就是那麼無所畏懼,
也充滿勇氣去挑戰任何事物。

如今已過了三十年。

我常想那時候的夢想,我還有沒有堅持著,
我還有沒有對得起,當初對於一切事物都充滿希望的自己呢?

這裡跟大家分享幾張照片,是熱血版友感動支援的!
這就是彰化市第一章發生事情的那個巷子,
據他說裡面好像陰陰的,有一間古宅早已荒廢。
Google地圖裡面是沒有這一條的喔,
想知道裡面通去哪裡,請自己來走一遭!照片如下:

S__19112036.jpg
S__19112038.jpg
S__19112043.jpg
S__19112042.jpg
上圖那個地方,我有好幾年沒經過那裡了,
但有一個地方,自從國中後我就不敢再經過了,
就是這次經驗的發生地點。如下圖:

1.png

請大家記好這個位置喔,等等再跟大家說明。

好了!1987年,喔!不!是在這個之前,
我就認識了秋甫、肖浩、阿志、小仁及誠哥,
那時候是怎麼認識的呢?那時候的我們這些小朋友,
還沒有網路。沒什麼電玩,
唯一的電玩就是那種所費不貲的黑白液晶塊做成的電玩。

大家還記得嗎?像是大金剛,還有兩個螢幕的那種,
從另一個螢幕收貨,再從另一個螢幕堆到車上,
大家有印象嗎?不過小時候家裡比較窮,
就沒有這種電玩了。那麼我們是玩什麼呢?

其實也沒有玩什麼,就是不斷在家裡附近繞著騎腳踏車。
當我看到有騎腳踏車的小朋友,就會跟在後面騎一陣子,
然後在騎到前面打招呼。兩個人一起騎了一陣子,
於是我們就變成了好朋友。我是在長壽街上遇見小仁的,
在長興街那邊遇見肖浩,就是以前有很多電玩店那裡。
靠近陽明國中遇見秋甫,其實有點靠近肥彭的三福街那邊。
誠哥的話則是在中山路那邊,就是偏中山國小那裡。
於是我們就一直在家裡附近騎腳踏車,
後來小仁介紹他哥阿志給我們認識,
我們常常組成一個小車隊,在彰化到處騎來騎去。

來!再看一下前面那個地圖,就是這次的經驗所在地,
由於肖浩的關係,我們幾乎不會騎到那個地方。
肖浩也警告我們千萬不要騎到那裡去,
然而有一次我國中的時候騎去那裡,
那時看到的情景讓我至今快20年沒有騎到那裡去過。

我記得那天我去彰化百貨買牛奶,不知怎麼地,
我就從那一條騎回家。那時是晚上,
那條路上一個人也沒有,慘白的路燈把四周照得十分淒涼。
我在那邊發現了一堆垃圾,紅紅的,又閃著白光。
我很好奇,便仔細去看。

不看還好,仔細一看,那是一堆豬頭,
全部都是剝完頭皮血淋淋的豬頭。碩大的白色無神眼珠,
由於失去了眼眶,看起來每一顆都瞪得大大的。
雖然只有幾十個豬頭,但整體看起來卻有上百個眼珠無神的望著你,
帶著疑惑的怨氣,嚇得我好幾天沒辦法好好睡覺。
至今我再想起來,還是覺得恐怖。

聽家人說,那邊好像白天是肉類批發市場,
所以晚上有這樣的動物屠體廢棄物是很正常的,
不過不管白天還是晚上,我是再也不敢過去了。

不知道有沒有住那裡附近的朋友,現在還是那樣的光景嗎?
如果你知道的話,請告訴我。
還有以前有看過的朋友,也不妨跟我打個招呼喔!

2014年我再次在日本遇到肖浩,這邊後記會說明,
日旅版一起來參加揪團的版友,那時一定很印象深刻。


我終於清楚了肖浩在我們童年時光缺席的那一個禮拜是怎麼過的!

還有陳員外撞倒的就是那個可怕的東西!

而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就是我們六個人,共同一起養了一個小女孩。


大家是不是一頭霧水,放心!這篇都會講清楚的,
另外,這次經驗是由肖浩口述,雖然他在口述的時候,
我有很搞笑的吐嘈,不過為了不像前兩篇讓大家覺得很跳,
所以這段經驗中我會忍住不寫吐嘈,好好做描述,
後記再不時穿插自己的心聲,這樣可以嗎?

還有,算命師的部分在最後會出現一點點,不過著墨不多,
會再往後幾個章節跟大家詳加描述。請別心急,
一樣有什麼疑惑都可以在下面推文問我,
我都可以完整的回答。另外,上次不小心把簽名檔放進去了,
雖然裡面沒有鬼故事,但大家來按讚真的很感謝!
再說一次,裡面沒有鬼故事喔~只有彰化跟日本好吃的東西XD,
也歡迎傳訊聊天喔~

那麼,肖浩的經驗就開始了。以第三人稱方式描寫,
希望大家能看得懂一些。後記就是我的第一人稱了,
兩者一起讀,你就會知道完整的來龍去脈。另外,
以下這段經驗,是我再次遇到肖浩才知道的,
也是我這次要寫這些童年經驗的其中一個動力。



。。。



那是一個很容易癢來癢去的年代。


大家是否還記得,那個時代的肛門還挺受罪的,
動不動老師就會發一個紙袋,裡面有著綠綠圓形的圖案,
好像打靶的靶心一樣。其實這個就是蟯蟲貼紙,
每次看到這個,我的肛門總會緊一下。那時會有一種幻覺,
總覺得屁股癢癢的,擔心是不是長蟯蟲了。


S__67706886.jpg
上圖截自網路,小仁有做過這樣的事XD


但肖浩真的有一個地方很癢,就是頭上。
不知怎麼了,跟旁邊長頭髮的女生坐得太近,
結果長了頭蝨。唯一的方法,
就是先去跟附近的家庭理髮店借一支推子,
先把頭髮理個精光再說。

那個家庭理髮店的名聲不太好,據肖浩的媽媽說,
負責理髮的那位女士不太檢點。會來到這裡,
也是因為跟別的男人發生曖昧後,
在自己的家鄉待不下去所造成的。

本身除了理髮之外,還兼做舞小姐。
時常看到這個女士帶著不同的男人回家,
而僅有的一個五歲女兒也沒有好好照顧,
讓她一天到晚穿著邋遢的衣服在市場亂逛,
好幾次還在那邊拿著香拜地上的豬頭,
簡直就是個「肖查某」。

那時除了長壽街常聽到的「阿忠」,
我們另外一個覺得恐怖的「肖查某」,
就是這個女生了。

說到「阿忠」那是三十多年前便在長壽街遊蕩的一個精神障礙人士,
全身披著破布,就在長壽街遊蕩。有人說他是當兵的時候瘋了,
有人說他天生就這樣。無論如何,
那個時代下有很多無奈,與不妥善的環境。

肖浩騎腳踏車到家庭理髮店前,門卻沒有關,
肖浩敲了敲門,等了一會兒。本來以為沒人的,
正想轉身離開時,門涮的一聲打開了。


「拍謝,我來借推子。」肖浩說。


打開的是那個理髮店女士的女兒,其實肖浩看過她。
肖浩其實一直都被媽媽帶來這裡理髮,
有時候他在理髮的時候,她就坐在後面靜靜的看著電視。


「媽媽、不在、我、給你。」那個小妹妹說。
「好。」


過一陣子,那個小妹妹從門裡探出頭來。


「哥哥、我拿不到、你幫我拿。」


肖浩小心翼翼的走進去,看到推子就放在架子上,
拿了之後,轉頭要跟小妹妹說謝謝。
看到屋子裡另一個房門半掩的內部,
一個發著紅光的東西讓他倒抽一口寒氣。

那是一個很像彌勒佛的陶瓷神像,但它並不是慈眉善目,
甚至還比彌勒佛還年輕一點,頭光光的跟嬰兒一樣。
更可怕的,是嘴邊還有一抹血。


「它是我哥哥喔、這個、給你。」那個小妹妹說,
伸手給肖浩一顆糖果。

「謝。。謝。。」肖浩說,
看到小女孩的手,他呆了一下。


那是一隻充滿傷痕的左手,而小指頭少了一節。
那個年代的一些人,大多是成年人,
有的人的指頭往往少了一截。有人是因為賭輸切了,
有人是在工廠受傷,只是這個小女孩這麼小,
怎麼也少了一截手指呢?


「妹妹,妳的手怎麼了。」肖浩問。

「媽媽說哥哥喜歡,就給它了。」


肖浩整個人毛了起來,便拿了推子要走,臨走時還聽到。


「哥哥說要跟你玩呢!不要跟哥哥玩太久喔!」那小女孩說。


隔天家庭理髮的女士來肖浩家裡要那把推子,
也帶著那個小女孩,對著肖浩的媽媽說小女孩不懂事,
教訓過了,怎麼可以把推子借出去呢?
至少要收點錢阿等等的事。

肖浩看到小女孩的手多了一點傷,肖浩的媽拗不過那位女士,
只好給了理髮的半價,家庭理髮的女士才氣沖沖的回去了。

有天放學之後,肖浩家裡附近多了一個騎著最新頂級腳踏車的男生,
腳踏車騎的飛快。而肖浩看到我們其他人都不見蹤影,
便跟著那個男生騎,努力想追上他。

只是不知道怎麼騎,都差一點點才能追上。那時下課下的早,
天都還是亮的,只是肖浩跟著他騎,感覺只過了半個小時。
後來發現追不上後,便放棄了,騎回家後,發現已經晚上七點多了。

肖浩覺得納悶,怎麼連黃昏都沒看到呢?
肖浩由於爸媽在外上班回家較晚,
平時就是買一堆書給他看,不然這麼晚回家,
一定會被問是發生什麼事。


這次肖浩騎的路線如下圖:
2.png
箭頭方向僅供參考。


第二天一放學,肖浩還是不知道我們跑去哪裡。
他只好趕快回家,看那個騎頂級腳踏車的男生在不在。
一看真的是太好了,他還在肖浩的家門前像風一般的騎過去。
這次肖浩騎得更快了,他的前輪好像快要可以靠到他的後輪,
他好像知道肖浩在追他,一直揮手要他騎上來。
肖浩騎的路線還是跟昨天的一樣。

不過後來還是跟不上,便還是放棄了,不過肖浩心想,
明天應該就追得上了。今天騎的更晚,前腳踏進去,
後腳爸媽就回來了。不過好在還是安全上壘,沒被發現。

第三天放學後,肖浩還是一樣的興沖沖的回家,
完全忘記我們這些朋友了。到了家,把書包一放,
從窗外看到那個騎頂級腳踏車的男孩身影,
馬上就跨上腳踏車衝了出去。

騎阿騎的,不知騎了多久。據肖浩說,大概騎了十幾圈吧,
然而那個騎著頂級腳踏車的男孩,
突然往市場的那條道路衝了進去。那一轉彎,
肖浩發現那男孩的速度慢了一些,
肖浩馬上更用力的站起來踩踏板,
似乎差點就追到他了。這次路線圖如下:

3.png

而那個男孩也慢了下來,肖浩心想,快追上他了,
一定要認識一下這個男孩,有機會跟他借他的腳踏車來騎。
只見那男孩速度又放慢,肖浩又加快速度,
而那男孩往右一偏,肖浩也跟了過去。















男孩突然消失。













天色突然變暗。













馬路上閃起兩道白光,是載貨大卡車的車燈。













肖浩從大卡車旁擦身而過。














啪!












一切彷彿放慢的鏡頭般,肖浩衝進那堆剝皮後血淋淋的豬頭堆中。













肖浩看到那好幾顆慘白的眼睛被他撞得掉了出來,
前方閃過一個人影,像是流浪到我家樓下的那個算命師。
而一回神過來,那豬眼睛貼在他的眼鏡上,不只一顆。











肖浩失去意識。










肖浩忘了自己怎麼回家的,
只知道肖浩爸媽看到肖浩滿身是血躺在門口的光影後,
驚呼連連,馬上叫了救護車,當天就送了急診。

然而肖浩並沒有受傷,只有輕微的擦傷。他身上的血,
全部都是那一堆豬頭上面的豬血。儘管如此,
肖浩還是在醫院待了幾天,至今他還記得,他在醫院作的三個夢。

第一個夢是他夢到一群豬咬住一個男孩,
而那男孩死命用手抓住他的腳。肖浩的腳像是被螃蟹鉗住一般,
男孩抓得十分用力,肖浩在醫院的病床上嚇醒,全身是汗。

第二個夢是他夢到那男孩依然抓住他,然而有一隻碩大的豬,
往那男孩抓住肖浩的手咬下去。那男孩大聲哀嚎,
彷彿是肖浩這輩子聽過最淒厲的慘叫。

第三個夢他已沒被抓住,那男孩努力想抓住他,
但好多隻豬咬住那男孩,帶頭的大豬對著肖浩咆哮,
肖浩就死命的逃,死命的逃。

說也奇怪,隔天醫生看了看,就說肖浩可以出院了。

出院後隔天,肖浩到長興街附近,他的車掛了,
都是血跟豬眼睛,他也不太敢騎了。
於是走著走著遇到阿志與小仁、秋甫跟誠哥。
秋甫騎腳踏車來我家通知我,我馬上趕過去,
我們六個人又聚在一起了。

我們在想等等要載肖浩去哪裡玩的時候,
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女孩搖搖晃晃過來抱住肖浩,
我們都嚇了一跳。


完


(等等,還沒交代完阿!所以才要看後記,
換我廢話的時間到了,對不起啦!)
















後記



我們曾經養過一個小女孩。



。。。


2014年的冬天,我在東京吹著寒風,嘴裡吐著白霧,
等著日本旅遊版的版友臨時揪團聚會。
我們一起約在上野吃一家路邊的居酒屋,
下班後的我直接就趕了過去。

等了一段時間,人到齊後,我們便坐在靠近馬路轉角的座位上,
吹著冷風看著菜單發抖。


「嘿!你先點阿。」我對著對面的男子說。
「喔喔,好!這個是什麼,你看得懂嗎?」他問。
「這個是烤豬舌,很好吃耶!」
「對不起啦,我不吃豬肉耶。」
「耶?宗教的關係嗎?」我問。
「不是,小時候就不吃了。」

酒後三巡,我們都有了醉意。

「你哪裡人阿?」我問。
「彰化市阿。」他答。
「我也是阿,可是我超愛吃豬肉的,你怎麼不吃阿。」

我自顧自地在他面前細數了我彰化喜歡的爌肉飯店。

「就不喜歡嘛。」他說。
「來!乾杯!你住哪裡阿,我住長壽街。」
「我也住那附近耶,靠近長興街那邊。」
「喔!喔!是喔,我那時候常騎腳踏車去玩,
你知道嗎?那時候很多小朋友都在那裡騎腳踏車。」
「是喔,我也有耶。」他說。
「你知道嗎?我們一群人阿,還養了一個小女孩一陣子說。」
「等等,你說小女孩?還有長壽街?你是XX」他問。
「你怎麼知道?」我的醉意被嚇醒了。
「我是肖浩。」


我們兩個大叫,又哭又笑的抱在一起,連酒杯都打翻了。
店家的服務生皺了皺眉頭,我趕快丟了5000䓴日幣,
跟其他人說對不起,拉著肖浩到阿美橫丁的深處去。

真的很對不起呢!那天跟一起參加揪團的朋友,嚇到你們了,
可是我真的很興奮,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我們聊了這幾年的事,其實我們從那件事情,
也就是最後一章,便斷了聯絡。
我今天把這經驗寫了出來,也想找到剩下的幾個人。


「所以你在PTT上面的是這個帳號?」我問。
「對,那個就是我。」
「靠北喔!我是Sherlock56阿,跟你在八卦版戰到寫信對罵的那一個。」
「靠!是你喔,你真的很番,怎麼講都講不聽,有夠中二。」肖浩說。


我跟他一起大笑,用力搥了他一下。好像我們兩個人,
又回到30年前。他說著他在雙連的教會遇到肥彭,
後來肥彭又走了,輾轉幾個信仰跟宗教間。
之後肥彭又回到彰化,還有一些人的消息。


「所以那個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問。


肖浩點起了菸,慢慢吐出了像迷霧般的白煙。


「我跟你說。」




。。。




肖浩講的就是前面所說的了,那麼換我了。

時間回到30年前,就從我的角度開始吧。
裡面有些自言自語的心聲,請自己忽略,感恩。

肥彭轉學沒多久,我們六個人的日子還是一樣過著往常的生活。
一起到處騎騎腳踏車阿,週日或下午放學的時候,
偶而會去電玩店打遊戲,在民生國小的後門買冰淇淋,
這個有人知道嗎?!嘿嘿!如果你知道,你也是老彰化人。

還有,我們會跑到中山國小的水溝抓大肚魚,
那時候的水溝真的好乾淨呢!

我記得那時候的大型機台有一個遊戲叫戰斧,
我都要花好幾道才能一路死到破關。而在麻仔台上,
也就是小瑪莉上,也花了一些錢。
那時候我總想在家裡擺一台,請大家來玩,我就有花不完的零用錢了。

偶而會聽到媽媽說:「夭壽喔,阿桃的女兒穿的拉撒哩勒,
在菜市場拿香拜豬頭啦。」奶奶聽了就說:「有沒有叫警察阿,
阿桃這個人真不檢點,女兒也不顧,整天就是跟男人胡來亂去。」

這事情也就傳開了,於是長壽街的傳聞又多了一件,
除了「阿忠」之外,就是阿桃的女兒,
我們都叫她「肖查某」,但到底是誰,我們也沒見過。

有一天肖浩不知發什麼瘋,叫他也不理,放學時就用衝的回去。
我跟其他四個人,看著他瘋狂騎著車,連紅燈都不停地繞著圈圈,
有夠危險。阿志要從正面攔截他,也差點被撞。
第二天也是,第三天也是。接著,肖浩不見了。
過了幾天,阿志在長興街遇到他。

我正在家裡吃冰看鯉魚的時候,樓下的門鈴響了。
秋甫說肖浩回來了,我一聽,馬上跨到腳踏車上,騎了過去。

肖浩看起來沒什麼不一樣,只是沒了腳踏車。
而秋甫的車上載著「陳員外」,就是秋甫養的那隻大虎班貓。
大家還記得30年前,有一段時間很瘋前世今生,
大家都在算上輩子是誰,鬼扯一通。

只有秋甫特立獨行,說他家的貓上輩子是員外,
還姓陳,所以就叫做陳員外。我們六個人上輩子都是他的長工,
這輩子要來孝敬牠。

我心想:「還真是有夠唬爛阿,我上輩子還是狗咧。」

我們七嘴八舌的聊著,在眾目睽睽之下,
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小女孩走了過來,一把抱住肖浩。

「哥哥、餓餓。」小女孩說。

肖浩也呆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們全部望向阿志,畢竟他最高,年紀最大。
阿志蹲了下來,對小女孩說:

「你家在哪裡呢?媽媽不在嗎?」
「媽媽、三天、不在、餓餓。」

我心想:「夭壽喔!這小女孩餓了三天了!靠北喔,不會死嗎?」

阿志對著小仁說,看是不是要叫警察。
可是警察兩個字一出口,小女孩馬上大哭。
可是我們又不能不管她,尤其秋甫一直說小女孩很可憐,
要照顧他,說著說著他自己就哭了。


「我的貓也是從垃圾堆撿來的,很可憐,
也沒有媽媽跟爸爸。」秋甫邊哭邊說。


等一下,那隻貓不是員外嗎?垃圾堆員外嗎?
還有,小女孩不是貓阿!!!不是可以帶回去養的阿~~~
還有,干你屁事,你哭屁阿,你有餓三天嗎?


「警察、媽媽打、痛痛!」小女孩邊哭邊說。
「好,不叫,不叫,吃東西好不好,
你家住哪裡呢?」阿志趕快安撫。

肖浩說他知道,阿志就抱起了小女孩,
然後拿出了小時候我們都夢寐以求的神物。



五十元紙鈔!!!!!!!



阿志把紙鈔給誠哥,叫他去不二家買麵包、
蛋糕跟牛奶,等等來小女孩的家會合。


那一剎那,我覺得阿志超帥的!!!


我們到了小女孩的家,一開門,惡臭的霉味衝了進來。
秋甫手上的陳員外衝了進去,框噹一聲,有個東西碎了一地,
只見陳員外咬著一條黑黑乾乾的東西,
好像人的臍帶還是死壁虎,跳出門外吃了下去。
為什麼我知道像臍帶呢?因為那時誠哥有個臍帶章,
據說是他爸要給他當大官用的,有夠詭異阿阿阿~


「不要亂吃東西啦。」秋甫對著陳員外說說。


誠哥買了東西回來後,肖浩跟誠哥先餵小女孩吃東西。
阿志倒是很冷靜,把茶壺的水倒掉,燒起了一大壺的開水來。
便叫我跟秋甫把地上跟桌上的垃圾丟一丟,掃一掃,
他跟小仁在流理台好像放了兩個世紀的碗洗一洗。


「這樣不行,我們要想辦法聯絡她的家人。」阿志說。


果然小五就是小五,小一的我那時只會幻想說:
「天阿,我該不會多了一個妹妹吧!」

「大家還有多少錢,我看要買點東西放在這裡給妹妹吃。
妹妹,妳叫什麼名字呢?」阿志說。
「我叫阿圓。」
「阿圓,妳吃完就先去睡喔。
哥哥晚上會買好多你想吃的東西回來,放在冰箱,
明天哥哥要上學,放學就來看妳喔!」
「好!」阿圓說。
「阿圓晚上會關門嗎?」阿志問。
「阿圓會喔。」

我們每個人都把口袋裡的銅板掏了出來,
我有點捨不得地把要買炸饅頭的錢給阿志,
雖然只有35元。我們六個人湊一湊,只有150元,
阿志想了一想,便叫我跟小仁陪他去一個地方。


「我去電玩間賭賭看。」阿志說。


等等!小瑪莉是錢坑呀,我的35元還我阿~~~

過了一段時間,阿志垂頭喪氣的出來。
我心裡已經在想怎麼爬到房間從老媽的錢包偷錢了,
然後被關到牢裡,出獄的時候,大家都畢業了。


「今天運氣不好,只有贏到150元。」阿志說。
「你說,我們現在有300元?!」


300元?!300元?!300元?!300元?!300元?!
我High爆了!30年前對小一生來說,300元咧!!!


「走,我們去買東西。」阿志說。

我們到不二家買了不少麵包牛奶,又買了餅乾跟布丁,
把阿圓家裡的冰箱裝的滿滿的。


「阿圓,要記得吃喔。明天我們還會來喔!」阿志說。
「媽媽、沒回來、不要、警察、阿圓、痛痛。」阿圓說。


肖浩慢慢問她,原來是之前阿圓亂晃被警察送回來,
媽媽被警察唸了一下。阿圓被打得半死,
阿圓還跟我們打勾勾,說不可以叫警察,
還有要我們明天來看她。

我看到肖浩看了看房間裡面,有點害怕,可是房間空空如也。
阿圓拉住他的手說:「哥哥、不在了喔。」
白目的誠哥在桌上發現了一把小刀,興奮地說:「這好刀耶!」

隔天我們又聚在阿圓的家,阿圓抱著秋甫的陳員外看電視。
誠哥就在那邊寫著作業,誠哥因為家裡還不錯,
所以請了個家教,在努力算家教老師給的數學作業。


「7加5是,1、2、3、、、」誠哥面有難色的說。
「是不是覺得手指不夠。」我說。
「啊,是多少阿!」
「12」阿圓說。


我驚訝的轉過來看阿圓,肖浩用濕毛巾把阿圓的臉擦乾淨。
阿圓眼睛大大的,鼻子小小挺挺的,嘴唇紅潤紅潤的,
沒有昨天那麼的蒼白。一頭長髮烏黑亮麗,
很像小說裡面會有的仙女妹妹。簡單來說,
仔細一看,是個現在講的大正妹阿!


「阿圓好聰明呢!」我摸摸她的頭,又抓抓我的頭,有點癢。


阿志跟小仁一直在找電話號碼,努力用阿圓家的電話找阿圓的家人。
但怎麼打,都是阿圓媽媽阿桃以前的男性朋友,
那些人不僅不認識阿圓的家人,也不知道阿桃去哪裡了。


「阿圓,怎麼會去市場拜拜呢?」我問。
「豬豬、痛痛、哭哭。」阿圓說。
「是喔,阿圓聽得到。。。」我說。
「嘿!阿圓阿!4加9是多少阿!」誠哥打斷我的話。


結果那個晚上,阿圓把誠哥的作業都做完了。
阿圓的媽媽認識的一個客人,給了阿圓很多免錢的教科書,
阿圓常常在看。我問阿圓有沒有上幼稚園,
阿圓說媽媽要她陪哥哥,沒辦法去。

當晚阿志跟小仁還是沒有找到電話,
我們討論了一下,明天早點放學再試一次。
不然真的要找警察了,300元一下子就花光了,
養小孩真的不是我們這些小一生可以負擔的阿。
我們看著阿圓把門鎖上,跟我們說:「哥哥!再見!」

便各自回到家了。晚上我在想,如果叫了警察後,
阿圓會被媽媽打的話,我們六個人在她家門口外站崗好了,
一發現阿圓被打,我們就衝進去救她。

隔天我們中午就放學,頭也不回的就在阿圓家集合。


「阿圓!我的便當給你吃!」我說。


我跟媽媽說要去圖書館看書,請媽媽幫我準備了一個便當。

阿志一樣指揮著我們洗衣服跟洗碗打掃,
而他繼續打著電話。直到下午的陽光從窗戶照了進來,
發現了餐桌下有一個小小的本子閃著光。
上面有一個人的電話,那人名旁寫著阿圓爸爸。

阿志馬上打了電話過去,真的是阿圓的爸爸。
阿圓的爸爸說阿圓被媽媽偷偷帶走後,已經半年了,
到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阿圓的爸爸從要從桃園趕過來,
大概兩個小時。


「桃園?」我問。
「桃園三結義阿!」誠哥說。
「喔喔!劉備、孫權跟曹操嘛!」我說。


我們都很緊張的等著阿圓的爸爸過來,心中充滿了好像即將離別的心情。


「阿圓,爸爸對你好不好。」肖浩說。
「爸爸、最好、看、小叮噹、哥哥、你們、也很好。」


不到兩個小時,阿圓的爸爸就到了。現在一想,
他簡直是用飆的過來的,阿志對阿圓爸爸說了阿圓的事情,
我們第一次看一個叔叔抱著阿圓哭成這樣,
我們也鼻酸鼻酸的。

肖浩想起了一件事,便跟秋甫借了腳踏車,
趁著阿圓跟她爸爸在整理行李的時候,不到十分鐘,
便抱著一大袋書來。


「阿圓,這些小叮噹給你!」肖浩說。
「耶!我們要借都不借我們!」誠哥抗議地說。


阿圓呆呆看著我們,我們知道阿圓要走了。
秋甫跟小仁眼眶紅紅的,我則是努力忍住笑笑的。
我們看著阿圓走了過來,抱了一下肖浩,
肖浩彎了一下腰,阿圓似乎說了什麼,肖浩點點頭,
便背對著我們跑走了。

而看著阿圓上車,我的眼淚真的忍不住了。



據說至今還沒有阿圓媽媽的消息,那間房子是阿圓媽媽租的,
直到下個月的房租沒付,房東才在那邊氣得跳腳。
大家都認為阿圓的媽媽帶著阿圓連夜跑路了,只有我們知道,
阿圓從此過著不用擔心被打的生活了。



。。。



「不知道阿圓現在過得好不好?」肖浩問。
「是阿,欸,你自己不會生一個喔。」我說。
「我單身阿,沒女朋友。」

親愛的阿圓,不知道妳會不會看到這篇文章,
或是親愛的版友們,你身邊有這樣的一個女生。
我想已經是35歲了吧,左手的小指少了一截。
阿圓,若妳已經結婚,那祝妳永遠幸福,
若妳有交往的對象,也祝妳愛情順利。
不過,若妳也是單身的話,曾經是你的哥哥,
肖浩,還是單身喔。


「不過我猜妳應該是個空靈大正妹,
應該不會看上魯魯的肖浩才是。」我心想。


最後,因為阿圓的關係,我們五個人都染上了頭蝨。
肖浩不算,他本來就有,真噁。
我老媽邊罵我邊把我的頭髮剃掉,把枕套拿去用熱水煮,
然後在我的頭上洗殺蟲藥水。

幾天後,我們六個人又聚在一塊,所有人都剃了光頭,
頭上紅一塊紫一塊,不停的發癢,我們邊抓邊笑,
邊騎腳踏車邊讓微風吹過光凸凸的頭頂,無比舒服。

什麼?你問我這樣值得嗎?為了阿圓這樣值得嗎?




















媽的!真的是太值得了!

完

魚漿夫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