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ng

第二章 十字活屍






老樣子,一樣有當時的地點。 如下圖

4.png


上次的事情過了一週後,
放學回家我看到爺爺跟奶奶在聊著什麼。

我拿了一塊奶奶的拿手點心「美國年糕」,
坐在電視機前面吃,其實在偷聽爺爺奶奶說的是什麼事。



「找到了啦。」爺爺說。
「係喔,人在哪裡。」
「就倒在路邊,整根鋼筋從頭穿過去。」
「夭壽喔。」奶奶說。
「被車撞的啦,人跑了,那個小孩就插在那裡好幾天。」


我越聽越迷糊,轉過來問爺爺說:「啥米東西插在那裡阿。」


「小孩子不要隨便亂問啦,上去寫功課啦。」奶奶說。


我走上樓梯的時候,聽到爺爺說那個那裡那裡的教務主任也有幫忙,
是住在三福街附近的小孩。我現在一想,
會不會所有國小的教務主任都會有像布達佩斯大飯店一樣的教務主任聯盟阿。

晚上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肥彭打來的。
那時正有著八卦山有殭屍的傳聞,
我心想大概就是這件事,就過去接。


「來了啦!來了啦!這次真的來到八卦山了啦!」肥彭說。
「你說殭屍喔!」我說。
「對阿!我叔叔昨天晚上在山上有看到,你要把門關好喔,
這次是真的啦。我跟你說,我準備好桃木劍跟黑狗血了。」


我心想你真唬爛,你最好有這種東西,林正英看太多了喔。
雖然有點好笑,但我心裡還是怕怕的。


「不用擔心,就由我張天師傳人來為彰化除妖。」肥彭說。
「拜託,拜託你了。」我說。


晚上晚餐的時候,我有點心神不寧,我爸看了我的樣子,
問說是不是那個同學又嚇你了,我點點頭,老爸沒說什麼。

其實我爸很壞,等等你就知道,那時我爸28歲,
如果換做是28歲的我,我想我會跟他做出一樣的事。

先說肥彭,他真的是一個很機掰的人。

我小時候沒有很高,所以不是坐在最後面,
因此後面都會有一個同學。我小三的時候才突然抽高,
那時才坐最後一排。

坐在我後面的就是肥彭,這人上課也不好好上課,
總愛在你後面鬼叫,吹你頭髮,騷擾隔壁的女生。
煩到我用零用錢買了一包那時的極品,
紅白條紋相間的牛奶糖,每天給他一顆。

古代孟嘗君養食客三千,
現代Sherlock56養雞掰同學一枚。

我跟他說,你不要煩我,讓我好好上課,我每天給你一顆糖。

媽的!這是勒索吧!

總之那時候很瘋殭屍,雖不知是因為有人在山裡偷渡交貨的關係,
才放出來的風聲。但小朋友哪管那麼多,
對於穿著道袍的林正英有莫名的幻想。

不過讓我好奇的是,肥彭竟然敢嚇我第二次。


。。。


肥彭第一次嚇我的時候,是一個午休睡不著的下午。
肥彭拉拉我的頭髮,跟我說:「我家昨天晚上有殭屍來敲門耶。」


「真的假的。」我倒抽一口涼氣。
「真的啦,我聽那個聲音喔,要往長壽街去了。」
「怎麼辦阿。」
「我跟你說,你要弄符水,沒有的話要用童子尿,你是童子吧,
嘿嘿嘿。午夜十一點不要睡,把尿塗在門口。」


那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我尿了一杯滿滿的童子尿放在浴室,
老爸洗澡的時候看到那一杯,拿起來聞了之後,幹譙了起來。

我被打了好幾下屁股,就跟老爸一五一十的說了,
我爸聽完,好氣又好笑,問我說那個同學住哪裡,
我說了,老爸點點頭。

半夜十一點的時候,我老爸挖我起來,
問我說:「要不要報仇。」我揉揉眼睛,我說好。
我爸騎著他的野狼載我到肥彭家,我們把摩托車停在附近,
找到他的家門口,用力敲門,然後一溜煙跑掉。

隔天肥彭請假。

後來據說嚇到發燒沒辦法來上課,我內心倒是爽的很。
肥彭病急亂投醫,問了隔壁班的肖浩,
因為我們整個年級的好玩書籍,都是從肖浩那邊來了。
肖浩說這很嚴重,對肥彭說你被殭屍盯上了。
那一段時間,肥彭乖的跟鵪鶉一樣。

我樂不可支,偷偷跟肖浩說那是我跟我爸去敲的。
後來肖浩不知跟肥彭收了什麼東西,
給他亂七八糟作法一下,肥彭又回到天不怕地不怕了。

真不應該跟肖浩講的。


。。。


反正小朋友就是不記取教訓,肥彭過了一陣子忘了這件事,
又不知道從哪裡聽了這怪消息,又來嚇我。
晚上我講完電話後,便想說要怎麼跟老爸來整個白目傢伙。


到了晚上十一點,我跟老爸準備躡手躡腳下樓的時候,
發現爺爺還沒睡。爺爺看到我們,鐵青著臉說:
「都發生這樣的事晚上還要出去!」
其實老爸很怕爺爺,爺爺叫我去睡,把老爸訓了一個晚上。

據說是喝酒一個晚上啦,不過老爸也被唸的很慘的樣子。

隔天肥彭照樣請假,還真奇了。然後往後的一個禮拜,
也沒有來,後來就轉學了。過了一個月後,
肖浩跟我說:「你這次太超過了啦!」我一臉疑惑。


「我沒有去嚇他阿!」我說。
「不然他怎麼會嚇到轉學阿。」肖浩說。
「該不會真的遇到殭屍了吧。」
「真的假的!」


我又開始毛了起來,便拜託肖浩去問。
肖浩花了一番時間才問到,因為肥彭之前跟他借書沒還,
肖浩也是一直在想辦法把書要回來,後來跟肥彭見了面,
才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那時是半夜十一點,肥彭知道了上次是有人嚇他,
但不知道是我,便備好一瓶墨汁,跟一根兒童用球棒。

桃木劍跟黑狗血?!哈哈哈哈!

半夜十一點的時候在門口裡面等著,
他貼在門上仔細聽,竟然給他聽到有人從遠處走過來,
邊走邊敲東西的聲音。他心裡面又開心又興奮,
想到等等可以整這個裝神弄鬼的傢伙,
又可以明天跟同學說他打鬼了,他邊想邊暗爽。

他打開了一點門縫。

看到一個十字架形狀的黑影,他仔細一看,
那十字架像是一條鋼條,就從一個人的頭上穿腦而過。

他嚇得墨水掉到地上,匡噹一聲,
那被穿腦的人緩緩轉了過來,這時才發現,
那人的其中一隻腳似乎被碾斷了,
剩一點點連在身上就這樣拖著過來。



隔天肥彭被發現躺在自己家門口,
尿跟墨水弄得自己全身都是,有夠噁心。



我聽完後背脊一陣發涼,那一段日子,
只要是晚上樓下一點點的小腳步聲,都可以把我嚇醒。

幾年後我想起這件事,我常在想,
那會不會不是來嚇人的一個活屍,
只是一個想回家的小朋友。

後來媽媽說起,那個關二爺的神像,
本來是要被六合彩槓龜的賭徒偷去燒了,
我們陰錯陽差的把神像炸了,會不會也救了那個神像。
而肥彭被嚇的那天,
七天前正是我們這群小朋友請假在家的時候,
這一切的一切,就不知道怎麼說了。

然而,給我那本書的算命師來了。

那時我家一樓有騎樓,上面有著石凳。不知怎麼地,
三十年前的1987年,彰化市有不少流浪的人。
有一個人的,有情侶,有老有少,往往一早上起來,
會看到有人睡在你家門口,
跟你說聲不好意思。不知道版上有沒有朋友,
也有這樣的經歷。

那就是下一個經歷了。



後記


我要靠北彰化高中,你沒聽錯,就是那個曾經只收男生,
彰化男生第一志願的彰化高中。結果沒改名,
我好懷念白鳥跟杏花村!


我想問問那時的學校,為什麼可以發生這樣的事!


那時我還在那裡唸書,忘了是高二還是高三,
那裡開始招收女生。不過這題外話,跟我要說的沒有關係。


那是讓我做了好幾天惡夢,至今仍然永生難忘的事。


那時候腳踏車的車棚正在整修,不知為什麼,
那時候的工程總要做好一段時間。也不知為什麼,
鋼筋總要外露,深褐色的鏽斑,似乎成為那時候街景的一部份。


那時候車棚修了好大一個排水溝,
剛好要進車棚就要橫越那個排水溝。


如下圖
undefined


但鋼筋往上凸的更長,我很想問問,
為什麼校方認為只要拿個木板放在上面,
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好幾百個學生走過去,雖然有教官在看。

但我總是心神不安,覺得總會出事。

好幾年後,我照著算命師留給我的那本書,
重新研究這個情況。裡面寫著:
「頭上有蓋,腳底有板,兩木相鄰,是為困字。」
下面又寫了「木在其中,相安無事,人在其中,必有血光。」


可是前幾天沒事,為什麼那天會出事呢?


我又翻,困字很多字旁,如睏、涃、捆、綑及梱等等,
我記得那天天氣陰陰的,天氣十分舒服。
教官一樣在旁邊看,旁有目。
但不知怎麼的,我好想睡覺,正應驗了睏這個字。


那時的我根本不知道這樣的情況,直到我到了那木板旁,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個穿著卡其色制服的同學,大腿被鋼筋穿過,
就躺在那溝裡。旁邊教官也急了手腳,
學校也趕快叫救護車。不知怎麼的,沒有幫他蓋上保暖毯子。

他就眾目睽睽下在溝內痛苦的躺著,眼睛大大的望著我們,
急促的呼吸,似乎還想不透,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而我們走過的人,都被強迫觀看了這麼一場殘酷的受傷現場。

我做惡夢好幾天,我不知道那位同學後來怎麼了,
但是在夢裡,我能感受到大腿被穿過的那種撕心的疼痛。

我不想跟學校討回什麼,我沒資格,
因為我不是受傷的人。我只希望那個人早已康復,
而學校今後,再多注意一點學生的安全就好。

這是縈繞我多年的惡夢,我把它講了出來,
希望往後能讓我安心許多。

那麼,就下一章再見了,因為最近比較忙,
下次可能要等一下,但這一部份一定要先發,
我只想跟台灣的學校們說,要小心學生的安全,
但願這樣的事,不要再發生了。


那我們下次見了。

    魚漿夫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